古代欧洲的现代观念
2017-09-12 21:49:38
  • 0
  • 0
  • 18
  • 0

社会发展到现在,东西方文化差异已经逐渐被中外文化差异所代替,西方文化逐渐归结为欧洲文化,东方文化现在也就是中国文化。

欧洲文化虽是欧洲文化,但其发展却离不开西亚文化因素,甚至可以说西亚文化是欧洲文化的源头。我们经常说欧洲文化的源头是两希,一是希伯来,一是希腊,希伯来影响欧洲是宗教,希腊影响欧洲是世俗,希伯来从两河流域下游迁到巴勒斯坦,由犹太教而基督教,由西亚而欧洲,希腊文化是有源头的,源头在苏美尔和巴比伦以及埃及和腓尼基。

腓尼基可称最早的航海民族,在地中海周围建有很多殖民据点,腓尼基衰落及西迁后希腊才在地中海崛起,尤其在东地中海更是如此。古希腊有二百个城邦,城邦有几千到几万人不等,却没有一个统一的朝廷,连像样的盟主也没有,因而也谈不上有统一的意志,人们驾船远行,远离社会,终年与风浪搏斗,养成坚强的品格,更养成自由的意志,天无管地不收,神也自由人也自由,这自由的种子就在欧洲人心里扎下了根,有生活而观念,由观念而制度。古代社会自由意志的体现,对自由观念的探讨,非古希腊人莫属。

康德给予自由和上帝同等的地位,这是很有道理的。古希腊人因有自由的观念,遂发展出民主、共和的制度,雅典可为典范,领导人以票决,社会大事以票决。你可以举苏格拉底死于无理性的票决,但它总比根本不需要理性的专制好。这民主、共和观念和制度传于古罗马,强大的凯撒和屋大维很强大了,但他们也不敢蔑视民主和共和,事实上整个罗马帝国的皇帝一直羞羞答答的也还在承认和尊重选举制度,很多皇帝都是元老院选举产生,世袭还是不太合法的,而欧洲的国王们倒是合法的世袭制度。由此可见罗马帝国的皇帝跟中国皇帝根本不是同一个概念,只是一种比较而言的类比。至于神圣罗马帝国就更是如此了,不神圣、不罗马、更不帝国,选帝侯们依然取决于票决,更谈不上世袭。也正因为此,欧洲会有古老的共和国,如威尼斯,太阳王、狮心王称号很恐怖,但实际专制力度赶不上中国一个懦弱的皇帝。正因如此,欧洲才有很大权威的票决制度,也才有君主立宪制的安全存在。

由于自由的意志、民主共和观念,欧洲虽产生过势力很大的皇帝、国王们,也几经征战,但始终没有建立起强大的中央集权制,欧洲的皇权和王权不要说和秦始皇、汉武帝比,连五代十国的小朝廷、小帝王们也比不上,不然也不会有现代民主制的先声英国的《大宪章》,也不会有欧洲的一些袖珍国家存在到现在,但奇怪的是,欧洲的王权始终不强大,但却能受到普遍的尊重,改朝换代却始终不改血统,英国从1066年到现在国王们都有或远或近的血统相联系。

法律条文和观念最早产生于两河流域,后传于欧洲,现代世界上两大法系——大陆法系和海洋法系都来自欧洲,罗马法典还是法律专业的必修科目。人们可能会说这些早期法律条文没有一个不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强化等级制度,对老百姓狠残酷,但它的价值不在于是否保护人民,而在于人们遵守法律制度,你制定的法律再好,再百般的保护人民权益,你没有法律观念,有法不依,权大于法,这样的法律有什么用?有人可能也会说中国的法律产生得也很早,商周时期就有,而且刻在甲板上,铸在青铜器上,但由于中国王权太强大,帝王们的金口远比法律神圣得多,就是七品芝麻官也可以藐视法律,到现在一些村支书就敢公然凌驾于法律之上,所以中国始终没有建立起法制观念,而建立法制观念远比立几部法律条文更为重要,当然这主要从官方做起。

平等思想对老百姓最重要,没有平等什么都谈不上,欧洲现在一般人民可以和总统、总理平起平坐,而不需要阿谀奉承,选举时候他们还得向人民群众说好话,点头哈腰,中国现在一般人民不敢和县长们称兄道弟,美国总统很有人民味儿,中国现在的官员们都自觉不是凡人。

基督教本是穷人的宗教,所以平等思想至关重要,中国的四海之内皆兄弟仅是读书人的说辞,而基督教的人人皆是兄弟姐妹观念深入人心,平等观念体现在政治制度上,在法律上人人平等,在人权上人人平等,在自由意志上人人平等,任何人不能凌驾于个人之上,任何人不能把不平等强加于人。相比中国不但现实上不平等,古装剧还在宣扬赞美不平等,连神话魔幻剧也把等级制、不平等现象作为看点卖给观众,这让我很不理解。

这些大概就是欧洲古代流传到现在并发扬光大的现代观念。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