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苍蝇记
2017-06-07 13:25:43
  • 0
  • 0
  • 18
  • 0

要是写《打虎记》就雄壮有气势多了,但我年老体衰打不动那大虫,只能写《打苍蝇记》,再说老虎是保护动物,叫你打才能打,不叫你打,打了是犯法的,犯法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过苍蝇也确实该打,不像老虎深居简出,平常就在深山老林里藏着,藏得很深,虽说很凶残,但难得一见,而苍蝇遍地都是,肮脏而丑陋,无所避讳,无所不用其极,除了他自己贪吃贪喝外,还给人们带来大量的病毒细菌,危害着实不浅。

毛泽东就曾说:“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这肯定是倒了霉才碰壁的苍蝇,不倒霉就不碰壁的苍蝇是不凄厉、不抽泣的,他们高唱,跳胡旋舞、跳探戈、跳交谊舞,成建制的跳,在跳的过程中,在欢乐气氛中,他们贪吃贪喝,传播病毒细菌。所以出于我们的健康理念,不论是倒霉的、不倒霉的苍蝇都是应该打的,应发动人民战争,用“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的霹雳手段打,坚决地打,不但打苍蝇,“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于是我自制了硬纸板的蝇拍儿,买了竹编的蝇拍儿、塑料的蝇拍儿,方形蝇拍儿、椭圆形蝇拍儿,各种颜色的蝇拍儿,还买了电蝇拍儿,一打到苍蝇就有一股恶臭的焦糊味儿,足见它确实是有毒的。除了蝇拍儿,我还买了各种蚊香,长条的、像太极图一样螺旋的,点火的、带电的。总之我买的这些打苍蝇的工具很多,很好看,也都是有效果,打着了,像臭泥一样肮脏了一地,熏死了,就成了纯粹的垃圾,但不能根除,转眼间他又遍地都是。

除了个人行为,社会也极为重视,有放火烧荒的、有用各种手段甚至用飞机喷洒药物的、也有清理垃圾场、掩埋臭水沟试图从繁殖地上消灭它的。但这不但成本大,还投鼠忌器,不方便全面、持续施行,因而也是有效果,但效果不太理想。

从我个人说,不但投入成本,也投入时间和体力,不停地打,见一个打一个,见两个打一双,保持对苍蝇的零容忍,直打到天昏地暗,腰酸背疼。就是现在,我正在写《打苍蝇记》,也不得不多次离开键盘打苍蝇,它嗡嗡叫,叫得我心烦意乱,他肆无忌惮的落在面前的茶杯上,嚣张至极的向我这样善良、衰弱的人叫板、示威。不过这也能看出,我虽说有雄心,有毅力,但手段还是不足,方法也不太得当,不然苍蝇哪敢如此嚣张,蹬鼻子上脸。

看来打苍蝇我恐怕要以失败收场,当然我也已经选择了体面的收场方式,我多买几个门帘子,重重把关,斗不过你我还能躲不过你吗?我“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不过说是如此,我知道躲是一定躲不过去的,苍蝇无孔不入,他会寻找机会突破重重障碍,登堂入室。所以话虽如此,心有不甘。

打苍蝇就暂时以失败告终,要真是像武松一样面对吊睛白额大虎,恐怕不但没有武松的战绩,连武松的胆量也没有,失败也是注定的。

   我们小地方苍蝇确实打不胜打,失败也是情有可原,真交缠下去恐怕我死了苍蝇也不会灭绝。不过听说大城市是没有苍蝇的,那里的环境很好。看来环境很重要,当然环境也是人为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