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今安全方向不同及其区别
2017-06-08 14:59:32
  • 0
  • 0
  • 20
  • 0

中国地形自成单元,成就了中国是一个大国,但也因此形成历史上政治、文化、经济、科技的保守落后。这种靠地形成为大国完全依赖于形势,形势一变,就面临危机,中国近代危机就是如此。

由于中国东南部面临海洋,而海洋边上多是丘陵地形,山河纵横,没有广大的平原,朝鲜半岛、东南半岛都是,因而形不成可与中国抗衡的邻国,又由于古代科技不发达,人们对海洋的驾驭、控制能力有限,组不成强大的海军,不能越洋远征,因而中国东南也没有遥远的力量威胁。所以中国古代东南很安全,防御的重点在西北。

中国西北地域辽阔,山河虽有,但并不逼窄,那里地势高,寒冷,不利于农业,却利于畜牧业,因而长养很多游牧民族,他们受艰难的生活和严酷的自然环境打磨,形成剽悍习性,从小就骑马放牧打猎,弓马娴熟,来去如风,一旦用于劫掠和政治,他们战斗力极强。

那里多是草原和沙漠,对农业人口来看那里环境险恶,但对游牧民族来看,那里却是天堂,他们可以不带任何给养,一日千里,纵横驰骋。中国西北虽有燕山、北太行、大青山、贺兰山、六盘山、祁连山、天山、阿尔泰山,外加黄河,后来还有长城,但这些从没有阻挡住游牧民族的铁骑,他们不但抢劫、占领、直至消灭中原势力,建立王朝,北魏、辽、金、五代沙陀人建立的后唐、后晋、后汉还在其次,元和清朝都是统一王朝,影响深远。

因而中国古代防御重点在西北,就是同样是少数民族政权的清朝,他也不得不把很大精力放在对付维吾尔族和瓦剌准格尔部上面,同时也开始对付从没见过的越过西伯利亚的西洋人——沙俄。

如果单从西域说,那里虽有很多强悍的民族,但不论是北匈奴、西突厥、回纥、瓦剌他们最多只是抢劫中原,扩大地盘儿,真有野心建立中原政权的不多,他们争锋的重点在中亚和蒙古高原,就是藏族强盛时期也只是往西北发展,并不想进占中原。同时从西域方向传播过来的文化虽然多,如佛教、祆教、基督教、伊斯兰教,而不是先进的政治制度和先进的世界观,只有伊斯兰教由于政教合一并同生活紧密结合力量比较强大,但也只是传播到西域及宁夏、甘肃、青海一线,而政治仍然是中国主导。

从西域方向真对中国构成威胁的是阿拉伯人裹挟着大批中亚人挑战唐朝在中亚的势力,后期就是沙皇俄国及苏联的威胁。所以中国古代虽重点防御在西北方,其实来自西域的威胁并不大,不过就是进退伸缩问题,这也是中国能保有一个大国的重要原因。

真要是把中国政权放在欧洲的奥地利、匈牙利的环境下,中国也必定分割成几个小国。这就是说并不是中国历史的统治者有多先进的政治制度和高明的政治谋略,或文化先进,地形使然尔。

现在则完全不同了,中国从明末到清末面临着五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大变局从东南方向来,而且是越洋而来,而且和历史上不论哪个方向的威胁都完全不同,他是全方位的,不仅船坚炮利而已。仅就船坚炮利,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不仅能够吓跑咸丰皇帝,他们要真想推翻清朝是完全有能力追上他并逮住他,那样中国就要山河变色。事实上尽管中国一直在反对西方侵略,而中国现在的政治、制度、政府架构、经济理念、经营模式、思想文化、科学技术、教育卫生以及一切生活方式、思维习惯无不是西方全方位侵略的结果,中国传统的东西已经成为微尘,不足道了。

所以中国今天的威胁完全来自东南,他已经促成中国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不仅是颠覆而且是革命是全方位的彻底的革命,这五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已经完成,只是未彻底完成,所以中国还在五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之中。

如果我们不去研究全方位的变局,只关心经济和军事,他的威胁也主要是来自东南。

如果中国不愿意大幅度提高人民的购买能力,扩大内需,那中国还只能走外向型的经济发展模式,商品出口至关重要,而方向依然是东南沿海,现在虽有两条欧亚大陆桥,有一带一路向西规划,但短期内还是靠海洋运输,包括能源输入也是如此。

世界经济最活跃的地区是东亚,除了中国还有日本、韩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东盟有几亿人口,发展势头不错,而且已经形成国际上都不敢小觑的政治、经济联盟,又扼国际交通要道,和太平洋地区的澳大利亚、新西兰有天然的地缘关系。再放远点还有南亚、美国、加拿大、俄罗斯,这都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点,开放也好,防封锁也好,东南是重点。相比来说中亚直到西亚就有点弱。

东南最直接的威胁就是军事,现在太平洋上已经不是铁甲舰和火炮,而是航母和导弹,而且这些航母和导弹几乎是公开的指向中国,而且公开的指向本身就是最危险的。尽管我们战略上要蔑视敌人,但航母、潜艇核、战略轰炸机、预警系统、反导系统还是不能蔑视的。

当然我们中国在这几十年发展中早已不是吃素的了,但差距还是很明显的,两艘航母,一艘没有服役,一艘用于训练,几乎没有实战能力,核潜艇性能比美国、日本的有差距,没有战略轰炸机,预警、反导系统恐怕还要提高很大,不然我们也不会对萨德反应如此坚决。

最重要的是有人不能实事求是,用爱国主义麻痹自己,打击实事求是的别人,或用发展远景代替现实。比如美国有十多艘核动力航母,日本有三四艘准航母,且性能极为优良,而中国现在应该说没有一艘有战斗力的航母,有的人已经畅想中国三个航母编队,有一天将和美国进行航母对决,至于日本根本不在话下。

中国的军舰通过宫古海峡进入西太平洋训练,尤其是今年辽宁号通过宫古海峡进入西太平洋训练,于是有人就说中国已经冲破第一岛链,不久就能冲破第二岛链,有朝一日要进入东太平洋,到美国大门口游弋。有朝一日一切都可能实现,这是真的,但在和平时期遵守着国际法通过宫古海峡真算是冲破第一岛链了吗?如果处于战争状态,不要说美国,就是日本在宫古海峡严阵以待,我们有把握冒着炮火冲过去吗?当然有人会说,不等他严阵以待,我们的核武器早已把她送上天了,还严阵个屁。你真要如此说,那就不用说了。

   所以东南形势不但重要而且严重,现在东南的重要和古代西北的重要不可同日而语。五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动力在东南。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