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以来西方传教士对中国文教卫生事业的贡献
2017-07-24 17:01:23
  • 0
  • 0
  • 61
  • 0

社会不是自家庭院,它是公共活动场所,不仅不应分集团内外,也不应分国内外。

我们弘扬正能量,对集团内的正能量可以歌功颂德,对国外的正能量也应该歌功颂德,最起码的是先承认有这么回事,让人们知道,不能打压封锁,致使湮没无闻。

西方传教士近代以来在中国的文教卫生公共事业领域就做过很多正能量的事,很多就为这正能量的事业而死在中国的穷乡僻壤,灵魂也不可能远渡重洋回到家乡,但他们的光辉事迹被历史烟尘和人为的有意埋没了,致使绝大部分中国人根本不知道,知道的是少数传教士的劣迹和大部分被污名化的故事。

我最近读过几篇极为冷僻的文章,知道了近代以来中国最贫穷、最荒僻的地区的最初的学校或医院都是西方传教士创办的,或者说是他们把当时最正规的学校和医院带到那里,不仅让他们开了眼界,更给他们带去福祉。

贵州虽处于中国内陆,但由于地理原因,直到现在它仍然是比较贫穷的省份,以前可想而知更为贫穷,但这个省份最早的医院和学校都是清末民初西方传教士创办的。

一点也不荒僻,还可以说是比较富裕的地区如河南省的潢川,当时也没有一家正规医院,她的第一家正规医院也是民国时期西方传教士创办的,并由潢川向周边辐射,在潢川传教士创办的医院培养或实习的年轻人把西医的诊断方法和西药带到周边县,如潢川的邻邦县息县最早的西医来自潢川,他们带去听诊器和阿司匹林,由于诊断明确,药的效果很好,49年以后这些医生都成了名医,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不知应该造多少级的浮屠。

当然像全国各地都有的协和医院等,上海的复旦大学等,他们创办之初都与传教士有关,但现在大家好像并不关心这事,关心的是协和医院能不能治好我的病并且治疗费、药费比人民医院便宜,我的孩子能不能考上复旦大学。

对西方传教士我们知道比较多的是明末清初的利玛窦等,而对近代以来的传教士几乎都不知道,这有以下原因:

一 在近代中国与西洋及日本发生民族矛盾的时候,有极个别传教士或者假传教士之名充当了间谍,干了损害中国人民利益和感情的事。

二 在近代由于中西方文化上的差异有因传教士引发的事件,这些事件被西方政府利用、扩大,借以敲诈勒索中国,中国被迫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款,使中国蒙受了主权、名誉、利益损失。

三 还是中西方文化上的差异,中国对宗教事务不太重视,对传教士们不太重视。

四 是政治原因,中国清末以来的历届政府都是政治政府,不太重视人文、文化建设,心灵比较粗糙,体会不到绝大部分传教士们的心灵之美、牺牲之巨大、贡献之巨大,缺乏心灵的体念之情。

五 应该还是政治原因,有相当一部分中国的掌权者心灵比较自私、浅薄、甚至卑污,只宣扬自己的伟大,不承认甚至不允许别人的伟大存在。

正是以上种种原因,来华的绝大部分传教士为中国的文教卫生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付出了巨大牺牲而依然淹没无闻。这对他们来说没什么遗憾,他们已荣耀了他们的上帝,完成了使命,求仁得仁,但作为我们应该是充满了遗憾,如果我们有这种感恩、体念之情的话。

其实我们纪念他们也可以受到种种启发,他们只身远渡重洋,筚路蓝缕,熬干心血,葬身异域,全凭的是信仰,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做一个有信仰的人,有精神追求的人。

同时他们不怕吃苦,不怕牺牲的毅力和精神也值得我们学习。

他们忍受寂寞,不图名利的品格可做我们的榜样。

他们心中的大爱更是我们最缺的,我们应该好好向他们学习。

   我建议要研究他们,宣传他们,学习他们,不然太不公平。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