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八艳及其他
2017-07-14 22:23:34
  • 0
  • 0
  • 15
  • 0

 社会有很多迷离地带,任何社会都不例外,这些迷离地带就需要迷离者来填补,或用一时或用一世。

官场之外有俗世,而介于官场和俗世中间的广大地带,我们统称之曰江湖,江湖既迷离地带。

江湖中人多半是被命运作弄的边缘人,这些边缘人以自己的拼搏、机遇、才情、技艺在江湖中讨生活,讨得生活即为江湖中人,讨不得生活就路死路埋了。

真正的三教九流可不算江湖中人,他们都是怀抱神圣、高远理想的人,当然其末流不得不沦入江湖,而俗说的上中下九流也只大半属江湖中人。

上中下九流说法很多,一种为上九流:一流佛祖二流仙、三流圣贤四流官、五流公卿六流相(看相)、七僧八道九庄田;中九流:一流评书二流医、三流卜筮四流棋、五流丹青六流士(兵)、七横(说客)八义(侠客)九打渔;下九流:一流高台(唱戏)二流吹(吹鼓手)、三流马戏四流剃、五流池子六搓背、七修(修脚)八配(配种)九娼妓。

这只是说法一种,上九流只有看相、僧道为江湖,中九流的医生、画家、士兵要分开看,现在的医生是执业医生,流医是骗子,骗子是不入流的,画而成家是艺术家,乱涂鸦者也不如流,现在的士兵有神圣的使命,保家卫国,西方的雇佣兵才近是,下九流的唱戏可分上下两类,高者为艺术家,下者走穴者近是,而吹鼓手可不是现在乐团的人,各类忽聚忽散的演奏者近是。

上中下九流不是完全划分,而是代指江湖中各行各业,而且以现在的眼光看,各类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有的是技艺和品德的差别。

江湖中人的特点一是苦,二是变,苦字自不待言,变者忽焉九天忽焉九地,典型者如赵匡胤、朱元璋,尤其朱元璋草根一个,由僧道乞丐忽焉而为帝王,横空出世,至于为将相成名成家者更是数不胜数,江湖中人岂可小觑哉。

娼妓为当然之江湖中人,苦字自不待言,不苦谁愿意当娼妓,当了娼妓都在乐籍,是贱民,尽管有卖身与卖艺之别,但贱字一而已矣。不过娼妓毕竟也是一个出身,是合法的,靠身姿、技艺、才情讨生活,有出类拔萃者不乏名留青史甚或彪炳史册。

六朝钱塘苏小小是个传奇,绝代风华也只有十九年,家世由官而商,人生由富家小姐而娼妓,他的油壁车成为文化符号,她不自觉地走向娼妓,很多士人不自觉地走向油壁车,指示着人生和社会还有这一迷离的天地。她的薄命、多情、才情、早逝,赚了两千年的眼泪和诗文,幸与不幸都有。

如果说古代的苏小小走的是婉约路子,近世的赛金花走的就是豪放路子,进入爷字辈儿,而且融入世界风云。她以风姿、才情、识见、机遇由娼妓而官员夫人而大使夫人而再为娼妓、老鸨,由中国而德国,由谋一己之衣食而救一北京城之无数性命,已经彪炳史册了。

当然最豪放的还是两宋之间的梁红玉侠女,风尘中识得英雄豪杰,与红拂很有一拼且有过之,更真实,其金山鼓声已响彻千年,不惟为女士们树立榜样,也为须眉树立镜子,侠骨柔情正得其宜。

如果说苏小小、梁红玉、赛金花还是五百年一出的话,而明清之际的秦淮河上借着桨声灯影,欸乃生绿之波就组团儿出现了,他们就是声闻九天的秦淮八艳。这秦淮八艳虽然是秦淮河上千百年风流旖旎积淀的结果,也是国家不幸娼家幸的产物,这些女子以自己的姿容、技艺、才情和人格、大义结合,加上风云际会,犹如金风玉露一相逢,胜却人间无数了。

柳如是年龄不是最大的,也不是最漂亮的,可能文学艺术造诣是最高的,留下的才情实物是最丰富的,受到后世的关注也自然是最多的。有人中之龙之称的史学大家陈寅恪先生在双目失明仅靠记忆的情况下写成煌煌巨著《柳如是传》,其中记述她的容华、才情、技艺,尤其是他的传奇与大义,不仅寄托着陈寅恪先生自己的人生,也从中反映出人世具有的普遍的意涵,从而使柳如是的人生超脱自己具有了哲学意义。

陈圆圆可谓八艳中和时代结合最紧密,命运最为悲苦的一位,她似乎不是作为人而是作为物而存在而转来转去,她的传奇只有故事没有感情、人格,更谈不上大义,冲冠一怒为红颜是最好的注脚。他的时代、她的男人都结束了,她也结束了,但无根无绊,不知所终,消失于无形,只在人们意念里有些飘忽的影子。

李香君的大义很暴烈,《桃花扇》千古她也千古,其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精神很多男子是汗颜的;董小宛为命运而拼搏,他的拼搏不是为了出人头地,而是为了回归,回归平常人家,她回归了但付出了生命,由此看出她生命的悲哀。她的美丽、她的善良、她的才情都是值得纪念的。

历史上这些杰出的妓女们之所以能光照千古,得益于她们的容颜、才情、技艺、机遇,更得益于合法性,他们能公开的活动于社会中,不用东躲西藏,不用担心随时面临的严查打击,不然的话他们什么都不是,难能流传千古,展现风化和才情。

当今社会是个严正的社会,但严正的社会也不能使一切人的命运都一帆风顺,也不能使一切人的风华和才情都能正常展示,这就一定迫使一些命运悲催,具有风华和才情的女士沦为暗娼甚或沦为官员、富豪们玩乐的工具,这对他们来说更为不公平,使他们的命运更加悲催,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而且随时面临危险,是批判打击对象,身败名裂。

尤其这中间有更多隐患,是社会动荡、官员贪污腐败、社会风气衰靡的原因之一,而这些女性也不能像历史上的妓女们一样可以正大光明的生活,实现自身价值,他们永远是无价值的,生活在阴暗中。

   每查出一个贪官就牵涉到一群女人,社会要求公开这些女性的呼声很高,意在痛打落水狗,好像这样才符合正义甚至公平。其实这些女人即使不公开,他们的人生是已彻底摧毁了,他们的家庭、孩子、声望。甚至职业都毁了,还要整天提心吊胆,不知哪一天会身陷囹圄,更要承受良心和良知的谴责。这恐怕是另一种不公平甚至不人道。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