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学问也可以向内
2017-09-12 15:42:44
  • 0
  • 0
  • 11
  • 0

现在对外太空已经了解到多少光年以外了,但对我们居住的地球内部情况还知之甚少,对自然的物理、化学研究已经很精深、博大了,但对人自身了解的还远远不够,看别人象明镜似的一清二楚,但就是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些都说明我们的学问都是向外的,内部是短板,我们要加强向内的研究。

由于改革开放,我们要和世界接轨,国外的信息接收比较多,不要说学者,就是一般的买菜的大妈、卖菜的大叔一张口就是美国如何、日本如何、欧洲如何,谈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就像谈隔壁老王一样,熟得很,而真正的隔壁老王她望都懒的望。

我们对世界确实很熟,美国人很自由开放,那叫一个乱,法国人浪漫,情人们在大街上就接吻,意大利人都是一身米兰名牌儿时装,讲究的很,德国人死板,你给他画个圈他就在那蹲着,而英国人很绅士,天天等着给女士们开门儿、打伞,俄罗斯人谁都知道,伏特加不离手,雪地里东倒西歪的,当然普京总统例外,个子不大很有精气神。

至于日本不值一提,中国皇帝不给它赐个名字他连名字也没有,他就是小人得志的暴发户,专干数典忘祖、欺师灭祖的事;前几天还想挑事的印度,连名字也不配皇帝赐给他,《西游记》里的唐僧称他为印度,他就印度了,不禁打,还爱惹事;菲律宾、泰国、印度尼西亚、新加坡等,基本都是中国人的后代,我们不但对她们熟,连他们的祖宗都熟。

确实,中国人谈起外国人门儿清,但就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按《孙子兵法》说,这要真打起来有时候可能胜利,有时候就可能失败了。

鲁迅先生对同胞们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虽主要指下层老百姓,上层统治者也和这差不多,看清朝末年帝王将相们在洋鬼子面前的可怜相就知道了,当然在人民面前那是很威武的。柏杨先生说中国文化是酱缸文化,染来染去,没有人身上不是一股子酸菜味儿。

当然这是过去的中国人,我们着重研究现在的中国人,要弄清现在的中国人到底是什么状态、什么心思、有多大能耐。

美国社会学者没到过日本,但准确地概括出日本人的性格是菊花与刀,典型的精神分裂人格,你还别说,这种概括不但我们认同,日本人自己好像也认同,概括的很好,实在的好。

那么中国人呢?中国人太复杂,不好说。

中国人整体的基本状态是卑微的,因为卑微,在地位高的人面更卑微,而在地位低的人面前格外的傲慢无礼,这可能是一种弥补心理。所以对同一个人会有不同的评价,地位高的人说他很谦卑,地位低的人说他很傲慢、甚至野蛮,看似很矛盾,其实在一个人身上是统一的,只不过对象不同而已。

中国人有民粹思想,而没有民粹力量,他的民粹思想体现在小伙伴们的胡扯上,他不能绑架任何权力,因为他在权力面前是卑微的,企图顺从权力获得利益。而一旦远离权力,他是无法无天的,任何权利权威都敢打破,老子天下第一。

其实中国人的卑微也好,顺从也好,都是假相,真相是中国人很自主,不相信真理、不相信权威,做出卑微和顺从的假相是恐惧和企图得到利益所致。你看中国人发自内心的尊重谁个、服膺谁个?没有一个人是真正值得尊重的,没有一种真理是真正值得服膺的。

因为中国人很自主,其实也很孤独,为此就需要凑热闹、瞎起哄,你看网络上有多少粉丝,你看网络上有多少人给名人和官员点赞,至于真正值得尊重的人和真正有价值的文章他甚至嗤之以鼻,因为这不足以让她畏惧,更不能给他带来经济利益。

但中国人最终还是卑微的,他追求神圣但不追求真理,企图用神圣来掩盖她的卑微。

不知道有没有人赞同我的说法。

所以我们要认清自己,把学问向内,把精力也向内。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